知名建筑设计院
当前位置:主页 > 知名建筑设计院 >
演员都可以抠图动物就得“为艺术献身”?
发布日期:2022-01-12 23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生地”变“熟地”青岛助力城市品质改,最近,于正公司新剧《当家主母》陷入“虐猫疑云”,事件持续发酵,热搜一上再上。

  动物演员的动作与表情未免太逼真了,喵界奥斯卡都欠它一座小金人,以致于观众担心其安危。

  无数观众打破砂锅问到底,死磕求答案,剧方也两度出面澄清,不过,风波并未因此平息……

  原本,猫咪的戏份隐藏在故事线的细枝末节处,主演均未到场,没想到该片段意外成了“重头戏”,引得观众不断闪回拉片。

  演员们也陆陆续续站出来了,主演蒋勤勤解释称,事先不知情,自己已第一时间联系剧组询问情况,对方回应小猫安好。

  确实,11月26日开始,《当家主母》连发四条微博回应,否认猫咪死亡,发报案声明,同时将严肃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。

  放出的主人采访,主人与剧方竟说辞不一↓剧方说全程陪伴,主人说是拍完送回来。

  剧方只好不断解释,后文为前文“打补丁”。就在这时,微博名为@李中贺UP的群演发声,表示自己曾亲眼目睹有人给猫咪注射了4-5次疑似为麻药的不明液体,并且他还透露,现场的确用鱼线捆绑拉扯了猫咪的腿部。

  不过,他走的时候,猫咪还活着,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,剧方则保持缄默,不再回应。

  并且,于正剧被指“前科累累”,《延禧攻略》剧情里有被喂毒药的鹦鹉,《唐宫美人天下》剧情里有被吊打的小奶猫,还有《美人心计》和《锁清秋》剧情里,都被网友发现有小奶狗被虐待和残害的嫌疑,生死未卜。

  1996年电影《白马飞飞》,剧组给马儿注射了过量的麻醉剂,一不小心没控制好计量,结果马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2013年电视剧《天天有喜》,直接把白狐的尾巴染成红色,让其COS赤尾白狐,明明它还是一只未满周岁的小狐狸,就被迫在剧组996,结果小狐狸直接累倒在工作岗位上,最终毙命。

  出品方负责人表示剧组已经尽力了,第一时间将小狐狸送到了动物医院进行抢救,然而一切为时已晚。

  2017年上映电影《皮绳上的魂》,为了渲染剧情,导演张杨执意要杀掉一头小鹿,还有人爆料该头小鹿已怀孕,直接上演“一尸两命”的悲剧。

  对此,张杨回应道“鹿不是野生的,也不是怀孕的,而是食用鹿”,还表示自己在拍摄完毕后厚葬了这只鹿……

  将过往的事实一一罗列出来,并不是要将种种罪状归咎于某一个人,以上只是影视业的冰山一角,改变观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

  孙俪在拍摄《小姨多鹤》的时候,有这么一场戏,孙俪饰演的竹内多鹤在阴差阳错之下,住进了老张家,一家人沦落逃难,留守在家中的驴被炸死。

  为此,剧组特意买了一头很老的,没有劳动能力的驴用来拍摄,驴的伙食一点也不差,养到膘肥体壮。孙俪瞧见剧本内的爆破戏,连忙千叮咛,万嘱咐工作人员,别把老驴炸死。

  就在这时,孙俪又听见工作人员聚在一块讨论,今晚开荤,吃顿驴肉。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孙俪干脆花钱把老驴买下来了,还给它取名为“阿凡提”。

  孙俪拜托附近的寺庙,给老驴寻个好去处,刚好有一户人家需要运送香烛到寺庙,于是老驴顺利“二次就业”,逃脱被吃的命运。

  还有,除非是“甄学十级学者”,否则很难有人弄清楚《甄嬛传》里到底有几只猫?

  原本,团绒是一只四处游荡的小流浪,剧组的美术老师在北京火车站捡到了它,于是带着它一路南下来到横店,意外成为“跟组喵”。

  杀青那天,孙俪不忍心让它继续流浪,于是带着团绒回家了,赶早不如赶巧,正好这个时候,孙俪舅公家养了十七年的宠物猫波波去世了,而舅公刚刚动完手术,大病初愈,就这样,团绒成了老人家的心灵安慰剂。

  她特意发微博解释称:“我想特别说明一下,我身上的毛毛,都是人造毛不是真皮草……”

  宁浩执导《疯狂外星人》的时候,因工作人员操作失误,借来的德国牧羊犬不慎落水,这一幕被网友拍下并传到网上,引发舆论激烈声讨。

  剧组解释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,宁浩出面接受采访,表示自己很喜欢这只名为八一的狗,早就把八一买回家,跟家中的另外两只狗狗一起生活。

  它们直接被归为“道具组”,其实就是片场的活道具,既然如此,产生一些自然损耗也是稀松平常的事。

  毕竟做CG特效并不便宜,每一帧都是经费在燃烧,直接上活物就省事又省钱,动物就这样被牺牲了。

  电影《悲情布鲁克》,导演为了所谓的张力,直接把马的眼睛蒙起来,将其拽到悬崖边,毫不犹豫地推下去了,事后,剧组赔了几百块就完事了……

  《犬王》牺牲了一条功勋犬,此事就是导演本人透露的……而且导演讲述拍摄过程的时候还一脸骄傲,主创团队丝毫没有觉得不妥。

  以前拍马战戏的时候,马儿经常遭罪,高希希执导《新三国》的时候,曾流传过马匹“六死八疯”的说法,本来是想来展示马战戏的激烈程度,没想到引来众多谴责。

  后来高希希改口,表示马儿金贵得很,爱都来不及,不可能让它们白白牺牲,而采访记者则表示稿件是引用高希希的原话,一切有录音为证,此事最后也成了“罗生门”。

  放眼现在,今年吴京拍摄《我和我的父辈》之《乘风》,观念就扭转过来了,人马安全都是头等大事,不容轻视。

  开拍前,许多演员接受了为期一个月的密集训练,拍戏的时候,救护车直接在旁边等着保护演员的安全。

  同时,剧组做了大量的假马代替真马。呈现出来的场面很真实很壮烈,片中还有字幕提示不会伤害到马。

  可以说,此举才是中国影视的标杆,老一派导演没有动保意识,才会以这样的场面为骄傲,现在还没有就说不过去了。

  当然不是说现在养猫猫狗狗的人多,所以就拿剧组杀猫杀狗这种事儿来说,作为人的基础感知,应该清楚人对于常见的宠物类动物是比较难以下杀手的,它们更容易让人想到温暖、亲切、忠实,更容易产生过于熟悉而不忍下手的情绪。

  为了裹腹而食肉和为了娱乐而虐杀,两者之间有本质的区别,以动物的绝望痛苦取乐,那不是正常人的思维。

  演员都可以抠图,场景可以做特效,我们现在有能力,有意识,应该多想办法,怎样更人道地对待动物。